原标题:四省市谋划建设新线路 沿长江高铁将现多条大通道

  从各省市的规划看,沿江高铁建设将进入快速推进期。

  10月3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黄民与湖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黄楚平共同签署了《关于推进湖北铁路建设的会谈纪要》,会谈纪要提出将加快推进沿江高铁湖北段、宜昌至郑万高铁联络线等。

  此外,四川近期提出成都经达州至万州至武汉通往长三角沿江高速铁路大通道方案。重庆在渝万高铁的基础上,重新提出了一个新建渝万沿江高铁的新方案。而江苏最近提出了南京江南、江北2个沿江高铁的方案。考虑到目前沪汉蓉客运转线已经运行,随着这些线路通车,未来从上海到成渝地区将出现多个横贯东西的大通道。

  对此,重庆交通大学西部交通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梁喜指出,考虑到沿长江的货运和客运铁路线运力不足,目前长江的货物翻坝问题非常严重。因此,各省市规划建设新的沿江铁路有其必要性。

  “这有利于促进横贯东西的人员物资流动,并给高铁贯通的地区带来较大的经济效益。另外,在调度方面这种线路的设置有利于客流量的分流。考虑到中西部由于本身交通不如沿海城市发达,更需要对其加大力度建设网络线路,形成网络效应。”他表示。

  四省市谋划新通道

  根据各地发改委印发的《推动长江经济带沿江高铁通道建设实施方案》,沿江通道指上海-南京-合肥-武汉-重庆-成都高速铁路,包括南京-安庆-九江-武汉-宜昌-重庆、万州-达州-遂宁-成都高速铁路,连接华东、华中、西南地区,贯通长三角、长江中游、成渝等城市群。

  整个沿江高铁主线,在江苏有三条,在湖北段有两条。在四川则要新建成达万高铁,“十三五”期间开工,2025年前建成。在重庆建设渝万高铁,“十三五”期间开工,2025年前建成。

  一位铁路资深规划专家指出,上述线路属于主线,都要以350公里的时速来建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近期,四川、重庆、湖北、江苏提出的新高铁通道,已经对接了国家发布的《推动长江经济带沿江高铁通道建设实施方案》。

  比如四川省近期发布的《关于畅通南向通道深化南向开放合作的实施意见》提出,把铁路建设摆在突出位置,全力打通高铁出川大通道,加快新建成南达350公里时速高铁,打通成都经达州至万州至武汉通往长三角沿江高速铁路大通道。

  湖北铁路三年行动计划提出,2018年、2019年续建郑州至万州高铁、安庆至九江高铁等项目,2019年积极争取国家批准新开工建设宜昌至郑万高铁联络线,争取将新建沿江高铁湖北段纳入国家规划、尽早启动实施。

  此外,江苏近期发布的《江苏省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运输走廊规划 (2018—2035年)》提出,加快建设北沿江高铁、南沿江铁路,这包括南京-仪征-扬州线、南京—镇江—扬 中线、南京-马鞍山线等。

  四川省铁道学会运输与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彭其渊指出,各地提出了很多铁路,比如从成都到达州、万州,这属于沿江高铁的北线,虽然没有直接经过重庆,但从重庆到西安也有一条经过达州的线路,这实际上形成了一个铁路环。“从通道的角度来说,四川和重庆都属于四川盆地,原来往外走的通道不足,新修一些铁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形成了一个多网多方向型的枢纽,各方向的连通性和可达性得到加强。”

  沿江高铁呈现多线路

  考虑到各省公布的沿江高铁线路,未来从上海到成都、重庆,将有望出现多条线路。

  比如江苏段已经有沪宁高铁、京沪高铁2个通道,加上修建的南沿江、北沿江以及上海到湖州的高铁,江苏段的沿江高铁将有望达到5段。在安徽段将有3条,分别是已有的沪汉蓉客运专线,正在修建和预备修建的合肥到南京高铁,南京到马鞍山、安庆、九江的高铁。

  这些线路有望促进各省会城市的发展,促进经济发展和城市群构建。

  比如《江苏省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运输走廊规划 (2018—2035年)》提出,江苏加快建设国家干线铁路网,构建横贯江南江北的沿江高铁通道,提升江苏省对中西部地区的辐射带动力。

  以沿江高铁通道为主轴,加快完善高快速铁路网络,优化国家高铁主通道在江苏省内布局,形成以南京为中心的1.5小时高铁放射网。南京也在大力构建米字形高铁枢纽,全省打造铁路、航空、水运综合客运,到2035年基本实现综合客运枢纽县级节点覆盖。

  河海大学苏南经济所刘奇洪指出,这几年全国省会城市首位度都在提高。“服务业比重逐年提高,在这个阶段,省会城市既有行政资源又有高校科研文化医疗资源。因此,需要打造省会城市群,实现以城市群为核心的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有机衔接。”

  此外,重庆、武汉、合肥等地也均提出了构建米字形高铁网。

  梁喜指出,米字形高铁实际上是比较狭义的,广义上来讲还是建设网状结构的线路。这些发达地区建立网状线路,是非常有利于地区之间的人和资源流通的。

  他指出,很多铁路加快建设很有必要。同时不只是高铁要建设,与港口之间也要做好衔接。“提升铁路货运比例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另外铁路线在不同层级上的布局也需要相互配合,包括与公路的配合等。”